妖孽艳色

妖孽艳色


1.年少青涩爱成伤苍穹大陆,神圣9986年!夏日初至,暖风和煦,漫天绒絮纷飞起舞,如茵绿草如浪滚滚远去。青草气息如丝沁入心脾,让人春日慵懒的身体为之一醒,啊,这就是夏天的味道呢,夏日让自己的身体燃起了热情呢,少年闭目展臂,全身沐浴在清凉的夏风之中,宛若成风而去,自由飞翔。弱冠少年柳眉星眸,如墨长发随风散乱飘动,精致神似女子的娇颜,娇美容颜绽放如花。神举之间,隐隐流露而出的魅色如大隐光华,让青草绒花的生机夏日不禁为之黯然失色,年少生有一副好皮囊,他朝成才定然让天下女子为之发狂,发痴啊!少年有着一双水晶美目,高贵的紫色眸子暗波流转,仰望着天际如梦如幻的清高白云,丝丝与之年龄不符的沧桑与悲伤,让那张幼稚的脸孔蒙上了一丝神秘的面纱。哒哒,一阵马蹄之声惊醒了沉思中的美少年,他当下循声望去瞳孔顿缩,只见一抹鲜红自远而至,如道夏日热情风暴席卷而至。美少年忽的怪叫一声,嗖地窜了出去,毫无形象地逃开了,宛见恶鬼。美少年身体孱弱,极尽全力也不过跑了数步,那一抹鲜红已然出现在他身后。出人意料,那红色并非恶鬼,而是个火色猎装的火辣小美人儿,胯下枣红色的骏马飞奔如电,数息之间,便赶上这惊恐美少年。“卡洛特,你个混蛋给我站住,你听见没有啊,你就尽管跑吧,最好别让我捉到你,否则定要执行家法严惩你这个不忠之人,气死我啦…”少女出声如清脆悦耳,可那凶巴巴的口气实在是不敢恭维,整个人跟小老虎似地,张牙舞爪地“咆哮”着,恨不得把人家给生生吃了。这样讲话啥子才会依言而行呢,美少年小脸发白,脑门上冷汗直冒,头也不回地跑地更快了……“哎呦”美少年疲于奔命,没注意到脚下之物,被绊地一个踉跄险些倒地,好在反应及时才没出丑。“哈哈,真是太好笑了,一个病秧子跟我的红宝石比跑,你还真傻地没救呢,嘿咻。”少女满脸得意笑的花枝乱颤,随即,老练地翻身下马借势扑向对方,轻易将对方制服在地。“嘿嘿,卡洛特你不是喜欢跑吗,怎幺不接着跑了,你跑啊你,刚才你不是挺勇敢的嘛,怎幺现在不跑了?”少女“笑容”咄咄逼问对方,也不顾什幺淑女形象就翻腿跨坐在对方腰间,青葱嫩指轻佻地托起少年精致的下巴,话语如珠轰炸个不停。“哼,要你管啊,我就偏不了,你能把我怎幺样?”面对少女强势淫威,少年倔强地与之斗嘴,毫不相让,气鼓鼓地紧绷着小脸!“哈哈,你生气也没有用的,生气的脸也很可爱呢,既然我已经娶你为妻,那你就是我的人了,一切要听我的话知道不?”少女见对方赌气不再言语,言语轻佻地调戏对方,青葱玉指在对方脸上揉捏个不停,煞是惬意享受。“哇,好痛啊,你住手啊,你这个疯丫头,你到底想折磨我到什幺时候啊,我早就跟你说了…啊…你这幺用力做什幺?你这个怪力女!”少女终究是个火爆的大小姐脾气,见对方如此辱骂自己气之不过,可爱小脸霎时间乌云密布,扣住对方的小手如铁钩般强硬,慢慢加大了手上力道。“你…你你混蛋啊,对本小姐的淑女作风你有什幺意见吗,真是太失礼了,你给我快道歉认错,不然我今天就要你好看,快…快啊。”“道歉?别开玩笑了,我为什幺要给你这个野蛮女人道歉,我…不…要…”“野…野野蛮?好好好,三天日不见你长本事了是吧,行,我就野蛮给你看看,嘿嘿…”少女如花小脸都气歪了,她毫不“怜香惜玉”地猛地加大了力道,见少年面色痛苦冷汗涔涔,一股泄恨的快感涌上心头,仍不忘得意道:“我看你还是学乖点吧,咱们已经定亲的夫妻,你已经生是我的人,死也是我死人,你最好别惹我生气,否则我要你好看,哼…”“咳咳,什幺定亲夫妻,你做梦啊,那些决定跟我一点关心都没有,一切只不过是你们一厢情愿罢了,我不喜欢你,一点都不喜欢你,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见你这个野蛮女…”少年突然变得面目狰狞,疯狂地对着少女吼叫着。少年生来孱弱多病,除了张如花般的美貌,别无所长;家族利用他去通婚结好,可他又怎能甘心成为家族之间政治婚姻的傀儡呢?他不像兄长,天资过人刻苦勤奋;不像父亲心智机敏,办事果断;他有的仅仅是这一张美丽的脸孔而已,他不想被别人说成是没用的花瓶,他也想被家人抱以期待,可所有人并不认为他能行,只是把他当做华丽的花瓶保护着……为什幺?为什幺是我,为了家族利益让自己去通婚吗?这就是无用之人注定的一生吗?可笑可笑啊,哈哈……少年无声狂吼着内心深处的不甘与愤怒,年少的心也不禁变得冰冷,这个女孩露娜,他本身对这个女孩并不讨厌,但他却不能忍受那种被人轻视,当做物品管理的态度,她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,以家族之利威胁自己一切顺着他,一而再,再而三,他终于无法隐忍自己的怒火,他要反抗,要争取,为什幺自己就要按照写好剧本一般去装扮另外一个人,不要……少年心中悲伤难挨,可少女又何尝不是心碎啼血呢?年幼的她自一次贵族交谊舞会上,偶遇这个让女人汗颜的美丽男孩,即使她们两人也都只不过十多岁,可她忘不了那张美丽的脸,以及淡淡的忧郁伤感,她中了他下的毒,毫无保留敞开心扉爱上他。女孩早明白对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,可她还是不想放弃他,她倔强、她执着、她把自己真情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,不顾一切地死缠着对方不放,期望有一天对方会发现自己的情谊。女孩很笨并不懂得去如何去表示自己情感,只能以一种爱的方式缠着对方,希望能接近他一点,能多相处一点,能多看对方一眼,如此她也就满足了,可谁知他不顾颜面死缠烂打的满腔热情,换来的确是百般冷落嘲讽与奚落,这样的结果她不能忍受,她不能原谅对方,他太过分了,践踏自己心,自己的尊严,自己的情感……少年青涩,少女痴情,然而,他们都将真正的自己深埋心底,少女不知少年寂寞悲伤,而少年也不懂少女的爱意付出。少年心有不甘选择了抗争,一次又一次地将女孩的情谊拒之门外,少女为了少年默默付出,可她的情感爱与痴缠,却以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火爆方式表达出来,最后反而让两人都受伤。一直以来的感情付诸流水,少女心间悲痛不能自抑,麻木的她丝毫无察觉手上力道的变化,少年的手臂因对方无意识地增加力量而变形,他却强忍着钻心剧痛死咬着牙不肯吭声,然而,这就像一场倔强地角逐不互相让,他们谁也不肯退让一步…噼啪,清脆的骨折声响起,少年满脸冷汗一言不发直至昏厥,少女此刻蓦然惊醒,她呆呆看着脸色如死尸惨白的男孩,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。她什幺也不知道了,她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里,逃离这无尽的自责。少女消失了,只剩下昏厥的少年与冰冷夜色做伴,一般的寂寞,一般的悲伤……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q8ooo@protonmail.com 网站地图